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诗词文学 >> 我的传奇岁月 >> 第1646章:复仇

第1646章:复仇

众人看着崭新的公墓,久久无语。

“哥,这是你最爱喝的酒,今天我给你拿来了。”我晃了晃手中的二锅头,看着墓碑上,徐华那用黑色涂料写上的名字,嘴角抽动,咬牙鞠了一躬。

“轰!”

孟亮,刘瑞将大批纸钱扔进遮雨的燃烧炉里,只默默低头流着眼泪。

画面宛若定格!

一场秋雨,送走了徐华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痕迹……

我拧开手中的二锅头,仰头灌进口中,一眨眼的功夫一瓶二锅头就已经见底了。

原本还觉得这里还有点冷,可酒劲一上来,身体一下子就暖喝了不少。

“酒这玩意可是个好东西,可惜你喝不着喽,呵呵,反正你这辈子也没少喝……”我看着墓碑突然笑了起来。

“我记得你不还说等我结婚了,给我随个大分子吗?现在怎么还猫这里了啊,你是不是不想随份子,舍不得这点钱是不是?那我不要了行吗?你出来吧,我真不要了!”

“你出来好不好!”

“你不还说等我给你养老呢吗?”

“小西天那么大家业你说不要就不要了吗?”

“你舍得吗?”

“我求你了,你快出来吧!”

说着说着,我的情绪就变得不能控制,我抱着墓碑疯狂的嘶吼着,脸上的泪水与雨水相融,当时我的状态就好像疯了一样,抱着墓碑不停的哭着喊着骂着。

喊了一会,我的喉咙就像冒烟了一样,声音也哑了,但是眼泪并没有停下来,一滴接着一滴掉落在墓碑之上。

刘瑞扔下手中的纸钱,噌的一下窜了起来,站都没站稳就跑到了到我面前死死的抓着我的衣领子,声音都破音的喊道:“人都死了,你他妈在这哭有什么用?”

“是我没用,躺在墓地里的人应该是我……”我木然的看着刘瑞,声音沙哑。

刘瑞听见我的话咬着牙,瞪着眼睛看着我回道:“你他妈要是靠着哭泣让大哥他闭上眼睛,那是在做梦……!”

“找不到凶手,现在任何悲伤,都他妈是虚情假意!你他妈明白不”刘瑞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松开抓住我衣领的双手,大步流星的向山下走去。

众人看见刘瑞离开,也都跟着下了山,孟亮看着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跟着走了下去。

我躺在墓碑旁,雨水肆意的浇打在我的身上,我捡起地上的二锅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望着墓碑上的名字,我想起了最后一次见到他。

……

我一边喝着奶茶一边非常着急的走进了一间装修豪华的办公室,屋内就徐华一个人,他正在电脑上砍地下城,我用余光扫了一眼他的号,明晃晃的天空套,象征着身份显赫,土豪,很任性。

“来了哈!”

徐华抬头看了我一眼,笑着打了个招呼,随后语气和蔼的说道:“随便坐,我这儿深渊呢,还有五分钟结束!”

“……大哥,咱天天能有点正事儿干么?楼盘那边那么多事,你也不下去看一眼!”

我心情烦躁无语的回了一句,走到沙发前随意的坐了下去。

“正事儿有你们干就行了呗,我这岁数,就负责抓点全面工作就行了!”徐华面向非常有福,耳垂起码二两沉,离远了一瞅,跟个弥勒佛一样。

我看着他打游戏,操作实在太烂,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走位下行不?装备好也不能站着跟人家怼啊!”

“就你会玩?”徐华抬起头有些不乐意。

“算了,不玩了!”徐华双手离开键盘,赌气的关掉了游戏。

“你叫我回来啥事?”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不是想你吗,就把你叫回来了。”徐华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脸暧昧笑道。

“性暗示?”我赶紧一把巴拉掉徐华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浑身起鸡皮疙瘩。

“哈哈,现在这年轻人啊……”

“没办法,现在上司潜规则下属的太多了,不得不防啊……”我也咧着嘴笑着说道。

“你跟我过来。”说完之后徐华站了起来,表情很严肃。

“不会是真的要潜规则我吧……我今天不方便我可告诉你!”我连忙抱住沙发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喊道。

“滚犊子……赶紧过来得了!”

“完了,今天我是够呛了……”听见徐华的话,我心中一阵悲凉,也许过了今天我可能就不再纯洁了,没想到我受了20多年的贞操,竟然就要这样被我面前这个都快六十的老头子夺去,心有不甘啊!

我双眼含着泪花小心翼翼的跟着徐华走进了他办公室的内室,看见他打开了一个保险柜,里面有一个小按钮,轻轻地一按,保险柜后面的一面墙自己就打开了。

我看见这个场景说实话有点惊讶,他这个办公室我来了无数次,我竟然都没发现这里面还有一个暗室。

“进来吧。”中年人看着我惊讶的表情,淡淡说道。

“能不能轻点,我怕疼……”我缓过神来,祈求道。

“别说没有用的,赶紧进来。”徐华看都没看我自顾自的背着手缓缓的向暗室走了进去。

当我进入暗室之后,我发现里面跟我想象的不大一样,没有所谓的金银财宝也没有秘密资料,当然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风情大圆床铁链子啥的……放眼望去整个屋子竟然全是蜡烛还有灵牌。

看着无数的灵牌我惊呆了,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老头子怎么还在自己屋里搞个公墓呢?”我实在是不理解这些有钱人玩的花样。

中年人从桌子上拿起三只香非常正经的点着了,然后冲着屋子里的每一块灵位都拜了拜。

拜完之后,徐华又拿起三只香递给了我,笑着说道:“怎么样,很惊讶吧?来你也拜拜,然后我给你讲讲这个屋子的故事。”

我没有迟疑,接过香也非常正经的冲每个灵位拜了拜。

徐华看见我拜完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了一个桌子旁边,从抽屉中拿起了两瓶二锅头,自己打开一瓶,递给我一瓶。

徐华拧开二锅头,仰头就喝进了三分之一,然后打开了话匣子。

“这里除了咱俩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来过了。”徐华认真地看着我说到。

“这些灵位都是谁的啊,这么多?”我环顾四周疑惑道。

“这些都是我死去的兄弟们的!”徐华抬起头声如洪钟一般的回答道。

“这么多?”听到中年的回答,我不禁惊讶,因为这里的灵牌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这些全是他死去的兄弟,那么这是死了多少人啊。

“当初我们一共三十人,现在就剩下三个了,你说多不多?”徐华仰头又喝了一口酒,缓缓的说到。

听完徐华的话,我沉默了,没想到这里竟然死了这么多人。

“没有这群人,就没有小西天现在的辉煌,是这群人用自己的生命铸造了我血屠今天的辉煌,所以这里的每个人我都不能忘。”

说话间,徐华的情绪非常激动,声如洪钟。

我拧开二锅头喝了一大口,然后非常正经的看着屋子里的每一块灵牌。

“当年这些兄弟跟着我出来一起打江山,如今江山是有了,而他们却都不在了!”徐华眼睛里闪烁着泪光走到了灵牌之间,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每一块灵牌,就好像抚摸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一般,那样的小心那样的仔细。

我跟在徐华身后,仔细的看着屋子里的每一块灵牌,每块上面都写着姓名,生辰以及死亡时间。

我越看越觉得惊讶,这么多人,徐华竟然还能记载的如此详细,足以看出这群人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

“很多人都说,他徐华要学历没学历,要智商没智商的,原来就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庄家汉,凭什么能有今天的成就?”

徐华头也不回,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我说话。

“我想告诉他们,即使我徐华再废物,有这些可以甘心为我卖命的兄弟,就今天的这点成就又算得了什么?”

“我失去了这么多肝胆相照的好兄弟,换来今天的这点成就,小叶你说这买卖是亏了还是赚了?”

徐华扭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亏了。”

我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篮子都亏抽抽了我告诉你,那些人竟然还好意思问我为啥能有今天成就,他们也他妈不看看我是拿什么换的!是我二十七个兄弟的命!”

徐华的情绪一瞬间就变得非常激动,随手拿过一块灵牌递给了我。

“你过来好好看!”

我接过灵牌,上面刻着两个字,陈铭。

“陈铭,当初我们刚来D市时,一个老帮派想让我们滚蛋,是陈铭拿着一把猎枪孤身一人找到了那群王八蛋的老窝,连蹦了七个人,最后用命换来了我们在D市的一足之地。”

“你在看看这个。”徐华又递给了我一块灵牌。

上面写着徐磊两个大字。

“徐磊,当初我们五个人去别的市要债,被人家三十多人堵在了一个屋子里,是他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房门,给我们四个换来了逃命的时间,最后他也被剁成了肉泥。”

“王猛,跟了我一辈子的司机,最后也是因为我,全家被杀,他最后就算死,也没说出我的下落……”

“太多太多了,如果没有他们,怎么能有我徐华今天的辉煌……”

说着说着,徐华竟然开始哭了起来,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的这么彻底,哭的这么伤心,一直被我视为偶像的男人,竟然也会哭泣,竟然也会伤心。

我看着他头顶的白发,一瞬间我竟然觉得他老了,真的老了。

“这群人都是咱们小西天的亡魂,是咱们小西天的英雄,如果他们看见今天的小西天,即使是死也会非常开心的吧。”

我看着灵牌发至内心的感叹道。

“哎,老了老了,看见这些东西难免触景伤情。”

徐华听见我的话,擦了擦眼泪笑着说道。

“没老,你这样的怎么不得活个九十一百的。”我也笑着回答道。

“好人活不长,坏人活千年呗?”徐华听完我的话踢了我一脚骂道,像徐华这种人调节情绪的能力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前一秒在哭后一秒就能开着玩笑乐出来。

“还喝点不?”

我尴尬的转移话题,把手中的二锅头递向了徐华。

“不喝了,都死了,就我自己喝有啥意思。”

徐华摆了摆手并没有接过酒,而是扭头走出了暗室。

看见徐华走了出去,我回头看了看这个充满故事的屋子,随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知道我今天为啥带你看这些吗?”徐华走出暗室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问道。

“知道。”我点了点头。

“你知道啥了啊你就知道?”徐华睁开眼睛好奇的接着问道。

“你想把小西天交给我,所以你让我知道了这群人的存在,让我不能忘了这些为小西天付出生命的前辈。”我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回答了徐华的问题。

“哈哈,你这孩子,就是心眼太多了,要是多几个想你这样的,我们这群老头都得饿死。”徐华大笑,视乎并没有因为我的直接而感到生气。

“你说的没错,我老了,干不动了,想歇歇了。”徐华点了点头看着我又接着说到。

“你还没老,再干几年吧。”听到徐华的话,我沉默了一下,非常认真的劝道。

“不服老不行啊,原来年轻的时候我们几个为了蹲点,连着两天没合眼我都不带打瞌睡的,现在不行了,看完新闻联播我这眼睛想睁开都费劲了,不干了不干了,我也是时候退休了。”

徐华摆了摆手,样子很疲倦。

看着眼前的中年人我一时间竟然找不出什么理由留下他,说实话,他这一辈子,戎马一生,现在环境好了,有机会了,真的是时候让他歇一歇了。而我如果现在还坚持让他干下去,那我是不是太混蛋了?说实话现在社会上混到徐华这种程度然后还能全身而退的能有几个?现在他自己看淡了,并且还有机会离开,我又有什么权利跟他说不呢?

“小叶啊,如果现在我把这小西天交给你,不图你把它越做越大,就是保持现状你能有几层把握?”徐华看见我不说话又接着问道。

“如果你现在安然无恙的下岗,我有十层把握控制好它。”我仔细的想了想回答道。

“呵呵,这么自信?挺好!挺好!”徐华连连点头,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那我如果不是安然无恙下岗呢?”

“七层。”我简单干脆的回答道。

“那三层是因为常战他们吗?”徐华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听完楞了一下,随后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认为常战他们敢不服我的命令?”徐华面容不变接着疑惑道。

“不是不服你,是不服我这个外人。”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我也就没什么顾忌了,有啥说啥。

“的确,常战毕竟跟了我这么些年,心里肯定是不服你的,虽然明面他肯定不会反,但是背后动手脚还是有可能的。”

“但是我也不是真的怕他,如果真的放手一搏,我俩还是七三开,他的胜算不大。”我接着分析道。

“我就喜欢你这股子自信,那你说如果我死了,这小西天你有几层把握拿下?”

“你怎么可能死呢?别开玩笑了。”我听完徐华的话,声音瞬间提高了不少。

“我是神仙啊,怎么就不可能死啊你告诉我?”徐华语气平淡的开着玩笑。

“你是谁啊,小西天的血屠,谁敢杀你,你还这么年轻,真要死那也得三十年以后啊。”

“什么事不都得有个万一嘛,你就假设我死了,这小西天你能有几成把握拿下?”徐华拿出一颗烟并没有点着,而是放在鼻子前仔细的闻了闻。

“少抽点,要不没准你还真死了。”我看见中年拿出烟,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这没抽吗,一天天这么多事,赶紧告诉我你有几层把握。”徐华听完我的话立马不乐意了,大声的说到。

“一层都没有。”我沉默了一会回答道。

“为什么?”

“你是小西天的灵魂,如果你死了,小西天也就不在了。”

“呵呵,这话说得,难不成我死了,我这么大家业就都没了吗?我那么些兄弟就白死了吗?”徐华视乎不满意我的答案,瞪着双眼向我问道。

“没错,我不会继承小西天,我会带着这些兄弟给你报仇,虽然你留下的这些东西可能非常诱人,但是我不在乎。为了你这些年,这么多兄弟,所以你不能死。”我认真地说到。

“我不会死的,你放心吧……”徐华沉默许久,缓缓的说到。

“车已经来了,走吧。”一个声音把我拽回现实,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头顶上多了一把伞,而伞下的刘瑞面容憔悴。

“你说他就这么死了,他甘心吗?”我抬头看着刘瑞声音颤抖的问道。

“……不甘心!”刘瑞楞了一下回答道。

“他不会这么白死的,我会回来的!你说的没错,我现在任何悲伤都是没用的,只有给他报仇,才能让他在黄泉路上走的不孤单!”

我仰头喝光了手中的二锅头,然后在刘瑞的搀扶下缓缓的站了起来。

我跟刘瑞走下了山,一辆帕萨特开着大灯停在路口。

“账面上还剩多少钱?给兄弟们分一分散伙吧!”上车之后,我靠在后座上疲惫的说道。

“好……”坐在主驾驶的孟亮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群兄弟跟了他一辈子,命都压在这了,别让兄弟们寒了心!”

我的话说完车内陷入了安静,就连平时话非常多的刘瑞也闭着眼睛不知道想些什么。

“咱们这是去哪?”我脱下已经湿透了的外套又接着说到。

“不知道……”孟亮摇头。

“往北开吧,先开出D市再说。”老道这时候情绪也非常不好,睁开眼睛低声说道。

“呵呵,混社会混成咱这B样的也没有几个了,算了爱去哪去哪吧,我累了,先睡一会。”

我冷笑着合上了双眼,可能是真的太累了,闭上眼睛没一会我就睡着了。

睡着之后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梦见了高中时候的我们。

东北,夏季SZ市,上午十点,下课的时候。

SZ高中厕所内。

孟亮蹲在厕所里大脸憋得通红这明显就是用力过猛所造成的。

“刘瑞跟元元他俩到底干嘛去了啊?怎么还没回来啊?”孟亮一边努力地拉着屎一边向我问道。

“元元被刘瑞忽悠盗墓去了,啥时候回来还不一定呢,具体时间还得看他俩盗墓进展的怎么样了。”我在鼻子前扇了扇臭味,看了看孟亮掏出两根烟,扔给了孟亮一根,自己点着一根。

“不是他俩还真去盗墓了啊?”孟亮拿出打火机把烟也点上了面露惊色的问道。

“据说我瑞哥发现了埃及木乃伊的墓穴了,俩人准备打开我们中国盗墓的新纪元。”我想起刘瑞当初神神秘秘的告诉我他发现了埃及木乃伊的墓穴时候的样子心里就一阵凄凉,这孩子的智商明显是废了啊,真替他爸感到悲哀。

“不是他是不是缺心眼啊?在他妈东北发现木乃伊,咋地法老还移民了呗?”孟亮听完心中多多少少也为刘瑞的智商感到惋惜。

“那谁知道他咋想的,怎么劝也不听,非得要带着元元跟这个木乃伊一战高下,元元听完也是非常期待这次盗墓之旅,俩人商量商量就出发了……”

“这元元都让刘瑞给带傻了!”从孟亮那张已经红的不能在红的脸上我能读出他对元元那种深深的担忧。

“刚才谁说我把元元带傻了来的?”我刚说完一个贱贱的声音就从厕所门口传了过来。

我抬头一看,一个貌似人类的不明物体迈着优雅的小碎步向我俩款款走来。

当这个不明物体走到我面前时,潇洒的甩了甩他那半年多没洗的秀发,甩了我一脸头皮屑。不明物体用他那黄豆般大小的眼睛瞅了瞅我然后一脸正经的对我说到:“以后说别人坏话小声点,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人就以为这个被人打死,你没混过社会,这些东西你不懂我不怪你。”

我看着不明物体那个装逼的样,真想上去给他一嘴巴。

孟亮抬起他那张已经不在红润而略显苍白的脸看着不明物体笑了笑说到:“盗墓成功了吗?跟木乃伊战斗的还算畅快淋漓吗?”

不明物体从我手中拿过了那还剩半截的烟头使劲裹了裹,一脸愁容。“他妈的,挖错地方了,元元那个傻逼把人家自来水水管一铁锹干开了,好悬没淹死我俩,还好我反应快,要不我非得让自来水给我呲死在那。”

喜欢我的传奇岁月请大家收藏:(www.shiciwx.com)我的传奇岁月诗词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传奇岁月最新章节 - 我的传奇岁月全文阅读 - 我的传奇岁月txt下载 - 做梦无罪的全部小说 - 我的传奇岁月 诗词文学

猜你喜欢: 我们都是坏孩子我的传奇岁月
完本推荐: 绝对红人全文阅读天师下山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我居然能心想事成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道医全文阅读穿越之逐梦大英雄全文阅读大唐隐王全文阅读我的美女俏老婆全文阅读墓地封印全文阅读农女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优惠之丞相夫人全文阅读叫一声老公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橙红年代全文阅读重返2001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穿梭门全文阅读老子就是大魔王全文阅读请做个好人全文阅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山狼英雄无敌大宗师进化之眼绝色总裁的超级高手打造异界都市至尊奶爸家有悍妻怎么破我的传奇岁月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优惠大富翁修道红尘间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优惠之时代先锋我从凡间来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优惠之先声夺人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优惠之超级银行系统恶魔就在身边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位面复制大师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乡村种田高手无限猎场都市之少年仙尊凌天剑神长生天阙女战神的黑包群万界最强狂帝妖孽奶爸在都市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优惠之战神吕布美利坚纵享人生都市至尊龙皇

我的传奇岁月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传奇岁月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传奇岁月txt下载手机版 - 做梦无罪的全部小说 - 我的传奇岁月 诗词文学移动版 - 诗词文学手机站